歡迎訪問酒泉廉政網!
酒泉廉政網_中共酒泉市紀委|酒泉市監察局

2019脫貧故事:古浪的生活在一天天變好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2019年12月22日  閱:  字體:

  甘肅省紀委監委幫扶的古浪縣地處深度貧困地區。2012年以來,古浪實施生態移民“下山入川”工程,現已開工建設黃花灘移民區12個移民點和綠洲生態移民小城鎮,6萬多貧困群眾搬進新房。   

  養殖、種菜、開店、打工……移民區里,人們擺脫貧困的方式不一而足,但“生活在一天天變好”,則是他們共同的寫照。我們選取了三戶人的脫貧故事,他們的故事并不曲折復雜,但在簡單、真實中,有著向美好生活奮斗的力量。

  一滴水能映射整個陽光。正是千千萬萬普通人的脫貧故事,才匯聚成波瀾壯闊的脫貧攻堅歷程。

2019脫貧故事:古浪的生活在一天天變好

谷中明(右一)和愛人在為上小學的孩子包書皮(資料圖片)

  “脫貧路上,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嶄新的樓房,新栽的花木……置身黃花灘綠洲小鎮,跟城市的現代化社區沒什么兩樣。

  這里卻是地地道道的鄉村,住著兩萬多人,一年前他們還生活在古浪南部貧困的大山里。

  40歲的谷中明是小鎮一員,住在2樓,新家面積約100平方米,客廳寬敞明亮,沙發、茶幾是新買的,最引人注目的是靠墻位置的55英寸大彩電。廚房里,電磁爐、微波爐等廚具一應俱全。

  “我們家祖祖輩輩生活在山里,是黨和國家的好政策,才讓我們過上城里人的生活。”谷中明樂呵呵地說,“現在做飯沒有煙熏了,喝水不用去挑了,出門也不用看老天爺眼色了。”

  谷中明老家在黑松驛鎮小坡村,海拔約2600米,由于環境惡劣,村莊納入整體搬遷。2016年,各級干部就開展搬遷動員。谷中明的家是2010年蓋的磚瓦房,因為地基沒打結實,墻體開了口子,他家有2畝水澆地,4畝靠天吃飯的山地,種大豆、土豆,家庭收入主要靠谷中明打工,在公路工程上干體力活。

  在小坡村,谷中明也算見過世面、熟悉外界情況的人,但對搬遷,他一開始還是難以接受。

  “畢竟世世代代都生活在村里,突然去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點想不通。”谷中明說,除了感情和觀念因素,大家更擔心的是,會不會從一個窮地方搬到另一個窮地方。

  為打消村民顧慮,從小坡村幫扶單位甘肅省紀委監委到村干部,不斷向村民宣傳政策,還組織村民前往綠洲小鎮參觀。谷中明記得,他跟大家第一次參觀是2017年10月,那時小鎮還是一片工地,看了沒啥感覺。2018年年初和夏季,又去參觀了兩次,綠洲小鎮越來越有模樣,優美的環境令人神往。他們還參觀了已經建好的移民點,看到人們日子過得紅火,谷中明的觀念發生了轉變。2018年10月,他和其他搬遷村民領到了新房鑰匙,開始裝修,今年2月入住新居。

  “這棟房子我只掏了1萬元,其他都是黨和國家補助的。”谷中明說。

  讓谷中明高興的事遠不止住上了新房子,比如女兒原來的學校很破舊,班里只有3個學生。如今孩子在明亮的新教室里上課,班里有40多個同學。

  最重要的還是有了致富門路。谷中明自己建了一座日光溫室,造價6.98萬元,自己只掏了1.7萬元。他還流轉了別人9座大棚。大棚里水肥一體機、地膜、滴管設備,也是通過項目幫扶建起來的,沒掏錢。今年,大棚先是種了一茬西紅柿,現在種的是韭菜,已經上市。

  各級幫扶部門對谷中明給予了大力支持。駐村幫扶工作隊中有一名隊員就是農技人員,移民區還有產業辦,他們都對包括谷中明在內的種植戶給予幫助,有時還協調縣農技中心技術人員下來傳授技術。

  “今年是我第一年搞大棚種植,沒打算掙多少錢,但我有信心在黨和政府的幫助下,靠這些大棚過上好日子。”谷中明豪邁地說:“脫貧路上,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2019脫貧故事:古浪的生活在一天天變好

古浪綠洲生態移民小鎮的一個居民小區(資料圖片)

  “過上安穩日子,就是幸福的事”

   47歲的陳立勛,原本對生活充滿絕望,但現在日子開始滋潤起來:住上了磚瓦房,開了一個小賣部,去年還結了婚。 

   陳立勛老家在黑松驛鎮小坡村四組,小坡村過去是一個交通不便的村莊,陳立勛家又住在村里的半山腰,家門口是羊腸小道,“碰到雨雪天,進不來也出不去。”

  2002年,陳立勛出了車禍,失去左小臂。正值壯年的他,深受打擊,干不了繁重農活,也難以外出打工,生活陷入困頓。

  談起過去的苦日子,陳立勛感慨不已: “那時我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家里本來就窮,我不但幫不上忙,還成了累贅,這種難受勁兒只有自己知道。” 

   轉機發生在2017年年底。陳立勛和一些村民搬到黃花灘生態移民區富民新村,生平第一次住進磚瓦房,不僅新房沒花錢,連沙發、茶幾和床都是配套好的。

  新房帶來好心情,陳立勛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他決定自己干點事,給社會減少點負擔。他在院子一側蓋了一間房,當作小賣部。院子也加了頂棚,辟出一塊地方賣蔬菜,一天能掙三四十元。他家還入股了當地扶貧車間1萬元,預計每年有1000元分紅。

  陳立勛家是低保戶,另外他每月還有殘疾人生活補貼。

  “日子過得仍然有點緊,但比過去不知道好多少。能過上安穩、踏實的日子,對我來說就是最幸福的事。”陳立勛說。

2019脫貧故事:古浪的生活在一天天變好

次仁德吉和丈夫馮政在客廳里(資料圖片)

  “沒有一天閑著,但過得很充實”

  見到次仁德吉時,她正和丈夫馮政在側院忙著給前來買土雞的村民殺雞。“今天已經賣了12只,比平時多一倍。”次仁德吉一邊說著,一邊熟練地拔雞毛、清理內臟。

  32歲的次仁德吉是西藏聶拉木縣人,黝黑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十多年前,她嫁到古浪時,不適應這里的飲食習慣,也聽不大懂當地的話,此外感到最難受的是生活環境之差。那時,他們家還在橫梁鄉橫梁村,這是一個閉塞的小山村,大多數村民住的是土坯房。 

  2012年,次仁德吉一家搬到西靖鎮感恩新村,這是古浪“下山入川”工程完工最早的一個生態移民點,地處平坦的川區。次仁德吉一家的生活從此發生了改變。

  感恩新村共918戶4416人,來自古浪南部山區11個鄉鎮,每家有一個正院和側院,正院居住,側院放雜物。

  “這里條件比原來的村子好多了,走路好、就醫好、上學好、吃水好,家門口有水泥路,村邊是瀝青路,去哪兒都方便得很。”次仁德吉說。

  搬到新家,次仁德吉和丈夫謀劃起新生活。經過一番考察,他們在5年前決定搞暖棚養殖土雞,前兩年處于摸索階段,沒掙到多少錢。隨著養殖技術的熟練,第三年開始見到效益,去年掙了三四萬元。今年行情一般,已經出欄四五千只。次仁德吉看得開:“但畢竟養了這么多年,技術和經驗都有了,不至于虧錢。我自己要堅持住,行情總會有變好的一天。”

  次仁德吉的家是村里的一個普通小院,不大,干凈。客廳里,沙發、茶幾、電視、冰箱齊全,還有淡淡的藏香味。

  次仁德吉很知足于現在的生活:孩子在當地上學,平時她忙著操持雞舍,丈夫利用閑暇時間打工,能掙一兩萬元。從去年開始,他們在橫梁村的山地也有了退耕還林補助。

  “現在沒有一天是閑著的,有點累,但過得很充實。”次仁德吉說,去年年底她把父母從西藏接到家里住了兩個多月,這是兩位老人第四次來了,看到女兒家生活一天天地變好,兩位老人放心地返回了西藏。(甘肅省紀委監委 王衡 文/圖 || 責任編輯 王小寧)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廉政酒泉

  • 手機掃碼訪問酒泉廉政網手機版

  • 手機掃碼關注廉政酒泉官方微信平臺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任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