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酒泉廉政網!
酒泉廉政網_中共酒泉市紀委|酒泉市監察局

甘棠清氣滿人間

來源:甘肅紀檢監察網  2019年11月07日  閱:  字體: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敗,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說。

  這是《詩經·召南》中的一篇,題為《甘棠》,講的是甘棠樹生長茂盛,要對其百般護愛,因為召伯曾經在樹下辦公、休憩。

  全詩三章,每章三句,都是先睹物后思人,因思人而更愛物,告訴人們要愛護甘棠,不同的是從勿伐(砍伐)到勿敗(毀壞)再到勿拜(折枝),程度遞減,含義遞增,更凸顯了對召伯深深的愛戴和懷念。

  形式也很有《詩經》特色,重章疊句,我們似乎看到,先民們繞著甘棠樹圍成一圈,時念時唱,時拜時跳,期盼此樹愈加茂盛,召伯再回身邊。他們用最本真的方式表達著對召伯最純樸的敬意,在反復詠嘆中,人(召伯)和物(甘棠)相互交融,合而為一。

  無論甘棠,或者召伯,都是詠嘆的對象。詠嘆者以及被要求敬樹愛樹者在詩中并未出現。這使詩句更簡潔。在作者心中,這二者也許眾人皆知,無須提及,但讀者回味時,卻似有更深一層的暗示,這兩個主體其實不只是在場參加祭拜、誦唱、舞蹈的每一個人,更包括后來對甘棠懷有護愛之情、對召伯懷有敬仰之心的所有不在場的讀者、聽者、誦者、舞者等。因此,這樣的詠嘆不是一個人的詠嘆,這樣的呼喚也不是一個人的呼喚,而是群體的共同吶喊。

  更耐人尋味的是,全詩對召伯的道德事功竟無一字描述。這不由讓我們想起古希臘史詩《伊利亞特》中因為美麗引發兩個城邦十年戰爭的海倫,對她的美的描述,只有特洛伊老首領們看到她走上城樓觀戰時的竊竊議論:“為這樣一個婦人長期遭受苦難,無可抱怨;看起來她很像永生的女神。”《甘棠》中的留白,與此有異曲同工之妙,“不著一字,盡得風流”。

  歷史上的召伯,是周文王姬昌的庶子,名為姬奭,周武王姬發、周公姬旦的異母兄弟。他曾經輔佐父兄消滅商紂建立周朝,同周公姬旦一起平定武庚之亂,又輔佐成王姬誦和康王姬釗,建立了“刑錯四十余年不用”的成康盛世。

  召伯厥功至偉,位列三公,從不自傲。他與周公分陜而治,有官員請求在其治所為其建房,他體恤百姓,不愿擾民,“嗟!以吾一身,而勞百姓,此非吾先君文王之志也。”他告誡康王“務在節儉,毋多欲”。《史記》《韓詩外傳》都記載,召伯到地方上巡行,常到田間地頭,了解民間疾苦,有時就在樹下搭個臨時草房,裁決獄訟,處理政事,結果官員信服,庶民滿意,“耕桑者倍力以勸,于是歲大稔,民給家足。”召伯死后,對比后來者的驕奢,百姓更加思念其恩澤,愛屋及烏,對他曾經休憩其下的甘棠樹倍加愛護,心動于中,聲出于心,歌而詠之,便有了《甘棠》。

  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千百年來,《毛詩序》(西漢時毛亨、毛萇詮釋《詩經》的作品,有總論《詩經》的大序及對每首詩歌的解說的小序)《鄭箋》(東漢經學家鄭玄詮釋《詩經》的作品)《詩集傳》(宋代朱熹詮釋《詩經》的作品)等對《甘棠》的解讀卻如出一轍:懷甘棠之樹,思召伯之人,盼清明之政。孔子說:“吾于《甘棠》,見宗廟之敬也甚矣。思其人必愛其樹,尊其人必敬其位,道也。”由此,召伯成為《詩經》中少有的且真實具名的原型人物,或非偶然,《甘棠》成為詩教樣本,亦屬當然。

  早在周代,便有采詩之官到民間采集歌謠,召伯或應聽過這些歌謠,但也許他沒想到,他本人以及那棵他曾理政其下的甘棠樹,多年后也成為采風對象,經過《詩經》的傳播,會逐步演繹成一種模式,一種理念,一種理想,刻印在人們心中。有用來比擬其善治的,漢代經典隸書《張遷碑》,其中有“邵(通‘召’)伯分陜,君懿于棠”之句,借此褒獎張遷;有用來表達自己美政理想的,歐陽修知揚州時的詩多有提及,“歸來紫微閣,遺愛在甘棠”,“霖雨曾為天下福,甘棠何止郡人思”;甚至有用作名字的,作家巴金原名李堯棠,字芾甘;最多的,是以此為地名來紀念召伯一樣的先賢,多達數百處,現揚州市江都區有邵伯鎮,鎮內有邵伯埭(棠埭)、邵伯湖(棠湖),其名均得自“謝安治水,德比召公”……

  甘棠之名不可勝數,召伯之愛久而彌深。時至今日,為召伯遮風擋雨的甘棠已難究其蹤,其清風卻沁潤依然。這正是:召南一樹唱千年,大道行仁合本然。卻道余蔭何處在,甘棠清氣滿人間。(趙建國)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廉政酒泉

  • 手機掃碼訪問酒泉廉政網手機版

  • 手機掃碼關注廉政酒泉官方微信平臺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任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