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酒泉廉政網!
酒泉廉政網_中共酒泉市紀委|酒泉市監察局

水槎的百合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2019年06月05日  閱:  字體:

  蟬鳴初夏,這個季節濕潤多情,“莫負韶光無限好”,總想留點什么。只是沒想到會是在偏遠的水槎鄉。

  都說水槎“天湖鵝峰獅巖山明水秀”,但我們此行卻不是觀景。水槎合江村一個叫水路窩子前的村落是剛完工的畬族貧困群眾異地搬遷安置點。沿著水槎鄉便民服務中心和剛落成的民族文化廣場走上了一圈,又翻閱了剛送到農家書屋的新書,心里感嘆這偏遠山鄉的嬗變。不知不覺中暮色漸濃,在民族文化廣場旁的一個小酒樓里,也就是臨窗不經意的一瞥,眼角余光里的一抹清靈吸引了我的注意。一叢百合?在這如此僻遠的深山小鄉,竟能見著綻放著的百合花?驚詫莫名,我蹭蹭下樓,走近這帶著籬笆的小院。真的,是白百合,如竹般翠綠綠的直直的莖干,不細不粗,正好莊重,六片花瓣以極美好的姿態,片片從幽深中伸出綻放,花柱伸長于唇外,宛如蝴蝶的觸須一般。晚風輕拂,搖曳著的百合花散發著淡淡的清香,有如不問塵事的清秀佳人。含情的模樣如此惹人疼愛。我凝視許久,不舍移步。

  與百合的結緣,是茹志娟表現軍民情的小說《百合花》,還是曾給家鄉的鄉親們創造過財富的人栽百合,或是緣于一首“野百合也會有春天”的歌?我說不清楚,只是今天見到的這叢百合在我心中的分量很重。百合雖是靈性高貴,卻既非“歲寒三友”,亦非“四君子”,與桃花比,它少了份清雅和柔弱,與梅花比,它又實在沒有冰清獨傲。它就是一身的素白,沾著一股靈氣,開的正是燦爛。“喜歡,就摘一朵好了!”酒樓的阿嫂不知什么時候站在我身旁。“是你自己栽的?”“這野百合呀,是我從天湖山的老屋旁挖來栽下的,哪曉得開得比山里還好!”野百合,天湖山,我心一動,“那您——姓雷?畬族移民?”“是喲,政府規劃了異地搬遷安置點,從山上搬下來了,喏,做些生意,脫貧是肯定的。”阿嫂不由分說,摘下一朵百合遞給我,又風風火火地跑進酒樓。

  我掂著百合,猶如醍醐灌頂:世上有些東西仿佛專為我們而來,手中的百合,今日的偶遇,可不就是佐證?我眼前是十來幢規模相同的畬家小樓,大紅的門聯透著喜慶,門前雞狗追逐,孩童嬉戲,與民族文化廣場輝映成景。想必遷出深山老林的畬族貧困群眾也如這移植于庭院里的百合,因適應新環境而更加健碩。(江西省泰和縣紀委監委宣傳部 劉曉雪)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廉政酒泉

  • 手機掃碼訪問酒泉廉政網手機版

  • 手機掃碼關注廉政酒泉官方微信平臺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任六